95岁了,我的膝盖里还有两枚弹片

95岁了,我的膝盖里还有两枚弹片






王云孝,1925年出生于山西灵丘代庄。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从八路军的儿童团团长做起,始终紧跟着党的步伐,跟随部队昼伏夜出打击日寇、在国民党违反协议的进犯中死守阵地、作为突击队一员攻城赴死……经过了九死一生的战争年代,又转身投入了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潮,一片赤诚,始终不变。
 
新中国70年,这样的老英雄,我们不能忘。
 
王云孝的膝盖里,至今还嵌着两枚“军功章”,一枚0.7cm*0.5cm,一枚0.3cm*0.5cm,它们的上面没有文字没有图案,却是那段为民族流血牺牲、为新中国誓死而战的峥嵘岁月里一段无言的记载。
 
一场血战 两枚弹片
 
一九四六年六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全面进攻解放区。经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批准,贺龙领导的晋绥军区随即发起晋北战役,聂荣臻领导的晋察冀军区派出主力第四纵队第十一旅旅长陈仿仁同志,率队开赴晋北地区作战,其中十一团奉命开往忻州。
 
 
王云孝所在第一营正好宿营在箭杆岭(注:北岳恒山向西延伸的山脉),6月30日清早,部队接到命令“驻军繁峙的敌人开始向太原方向逃跑,已抢先占领了逃跑路上的城堡,团部命令一营在代县以东阻击、歼灭敌人。”时任一排排长的王云孝受命带战士从代县以东二十里堡的城堡南街向城堡方向追击,将敌人死死围困在城内。
 
因城堡上驻守的敌军火力猛烈,王云孝受命挑选9名战士组成突击队(俗称敢死队),做好攻城赴死的准备。7月1日,正好是我党25周年的生日。怀着为党的生日献礼的忠诚,王云孝将四月刚刚收获的一枚“战斗模范”军功章和一百元边币作为最后一次党费上交给了党小组郝齐同志。
 
 
王云孝(右一)和战友们
 
下午三点,攻城战打响,王云孝和战友们向敌军占领的城堡发起进攻。突击队一阵密不透风的枪炮子弹射向城堡上的敌人,云梯队战士们在火力掩护下,迅速将云梯靠上城墙。
 
王云孝和队员猛地跳过城壕爬上云梯,敌人见势,加强了对云梯上战士们的火力打击。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牺牲在了枪林弹雨之中。眼睁睁看着战友被枪炮炸断的残肢挂在云梯上,王云孝和战友卢德民、李才三人胸中充满了怒火,在火力掩护下,他们带伤冲上了城墙。
 
10多名敌军从南面向王云孝发起猛烈攻击,他顾不上自己腿部已中弹,奋力将手榴弹扔向了围攻他的敌人,城下的预备队还在继续登城,他拼死也要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来打开城墙缺口。
 
在这紧急关头,轰的一声,城堡东门在我军猛烈炮火轰击下被打开,城堡上的敌人被迫转头逃向城下,王云孝拖着中弹流血的腿,紧跟战友们一路向南城冲杀,又由南城冲至西城。直到我军向顽抗的残敌发起最后的冲击,并最终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战斗虽获胜利,王云孝却顾不上检查腿上的伤势,他心心念念要找到突击队里那9名牺牲的战友,在战场的废墟里寻找着他们的身影。
 
当王云孝搜寻到城堡上,指导员发现他大腿已染满鲜血。腿部一阵刺痛突然袭来,王云孝昏迷了过去,支部书记齐宪亲自护送他到前线医疗所进行急救。由于流血过多,伤势严重,王云孝昏迷了一天,苏醒之后他被送往浑源县王千庄四纵队野战医院救治。
 
治疗期间,医院里召开了一次支部大会,医院指导员在会上宣读了四纵发来的战斗捷报,其中一篇就是《战斗英雄王云孝登城事迹》,讲述了代县二十里堡攻城全歼敌人的战斗。捷报中特别表彰了王云孝英勇奋战、身负重伤仍心系战友的革命精神。
 
在这次党支部大会上,王云孝被选为党支部副书记,并担任该院休养排长。接下来的几年时间,跟着部队作战转移的王云孝又经历了两次手术,最终有两片弹壳碎片因当时的医疗技术水平有限无法取出,成为王云孝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永久地留在了他的膝盖里。
 
耄耋之年 初心一片
 
王云孝1925年出生于山西灵丘代庄。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八路军开赴山西,他当过儿童团团长,为八路军站岗放哨。后灵丘沦陷,他积极参加地下党组织的各种抗日活动,带领老百姓抗粮抗租,为八路军传递情报。
 
 
衡阳邮政纪念建党98周年暨“七一”总结表彰大会,王云孝和党员们重温誓词。
 
1944年7月的一天,因被汉奸出卖,他硬是从长满青草的山坡纵身跳下,顺利躲避了亲日分子的抓捕。不久,家人把王云孝送入了革命队伍——山西浑源县浑源支队第三区小队。直到1945年,跟着队伍解放灵丘,他才随部队回到村子见到了母亲和亲人……
 
当年跟随部队昼伏夜出打击日寇的经历,一直是王云孝战斗生涯里特别骄傲的回忆,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着:敢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1946年1月10日,国民党被迫签订《停战协议》。王云孝所在部队因地处偏僻小村,直到12日晚上6点才接到13日零点停战的指令。部队集结领命返回老营地俱金山,但未敢放松警惕。果不其然,国民党阎锡山的74师违反协议,在离营地不到5华里的大方城凶猛扑来!
 
俱金山是大同至张家口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却利于防守,幸而日军投降后我方部队一直驻防在此。面对突如其来的敌情,王云孝和战友迅速撤离到地处半山腰的第二道防线严阵以待。
 
太阳刚从对面山头升起,第一道防线失手,大敌当前,只能奋起抵抗进行顽强阻击!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身处半山腰的战士们居高临下,有漫天北风卷着沙石作掩护,誓死抵抗了半天的王云孝和战友们等来了增援部队。我军士气大振反攻扑向敌人,一举彻底击溃了敌人。
 
 
王云孝所在的班仅有十个人,6支枪,却俘敌25名,还缴获一把歪把子机枪、一门小钢炮、十二支步枪。同年4月,在山西浑源县城召开的英模大会上,晋冀四旅陈坊仁旅长亲手为王云孝和战友佩戴上战斗模范的奖章。这枚奖章,就是2个月后被王云孝当作最后一次党费上交给党小组的军功章。
 
1949年,负伤的王云孝所在华北补训二师随四野南下,离开原部队、离开那些之后开赴朝鲜战场的亲密战友们,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1955年王云孝被授予三级解放勋章。1958年荣转参加地方社会主义建设,直至离休。
 
 
王云孝获得的勋章,右下角为1955年获得的三级解放勋章。
 
1958年初,国内社会主义建设热潮如火如荼,受到这股热潮的鼓舞,已接到部队晋衔通知的王云孝毅然放弃晋衔,转业参加地方建设。
 
为了支持新中国的石油化工及核工业,王云孝出任谭子山重晶石矿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在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中,他与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1961年,因腿上的弹片仍无法取出,王云孝旧疾复发病倒,组织上把他调到县邮电局担任局长,支部书记。他凭着一顶草帽、一双胶鞋,拖着伤腿,走遍了县辖各个支局、营业所。
 
 
七十年代初,王云孝辗转数年时间,带领工人们艰苦奋斗开辟荒山、修路建厂,为衡阳地区筹建了衡阳、祁东、衡南三个国营氮肥厂,最后又回到了环境最为艰苦的衡阳县氮肥厂担任书记。
 
 
如今已是95岁高龄的王云孝,依旧每日看新闻,关心着国家大事。嵌在他膝盖里的弹壳和那几枚军功章,是他人生最珍贵的收藏。
 
两枚碎弹壳仿若他人生的两个心愿:一枚叫做珍惜,和平年代的每一天,是他比牺牲的战友们多活的日子多享的福;一枚叫做初心,他希望有生之年能替牺牲的战友们看到台湾的回归,亲眼见证伟大祖国的和平统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