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季的存在感降低了

退伍季的存在感降低了






文 | 守一
 
前几天,跟搞军事摄影的几位朋友聊天,谈起退伍季的策划,大伙都异口同声地哀叹,如今的退伍季难出好片了。
 
最明显的就是哭的人少了。
 
那帮年轻人嘻嘻哈哈地拥抱一下老班长,就蹦蹦跶跶地上车了。
 
还有就是时间短了。
 
“退伍季”的实操时间如今只有两三天,感觉前戏还没开始,哎,人就走远了。
 
记得十多年前去陆战队拍退伍送行,那可真是“十里长街送战友”,一帮能徒手劈砖喉顶长枪的大老爷们哭得撕心裂肺,声入云霄,无论首长还是一道拐,全都眼眶红红,泪语凝噎。
 
待到人送走了,就餐的时候餐厅也空了许多,大伙面面相觑,依旧魂不守舍。
 
那场景想来就鼻酸。
 
可现在是咋了?是95后00后对部队没感情了,还是部队不重视老兵了。
 
显然都不是。这里头藏着军队内核里的一些改变,值得说道说道。
 
 
01
 
先说哭这个事。
 
当年那些老炮儿哭,很大程度上都是不舍战友。
 
因为当年的军营非常的“与世隔绝”,你的伤痛你的委屈你的成长,只能靠班长靠战友去倾听去扶持,那种一起挨训一起吃苦带来的兄弟之情,是可以铭记一生的。
 
绝不是说现在的军营就没有战友情,而是如今部队开放了也人性化了,新兵到的第一天就能给家里视频啥的,说不定还有班长端洗脚水过来慰问,三个月新训阅兵,家长以及女朋友就能来现场相会(本人当时服役整整三年才第一回家见到家人)……
 
再加上如今手机使用的放开,年轻士兵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变得充分了许多,战友不再是服役期间唯一的社交情感纽带。
 
这真的是一种好的趋势。当年那帮老炮儿大都学历不高(比如我就是技校毕业入伍的),在部队他们人生中第一次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而退伍的瞬间,那种对重返社会的恐惧对命运的不确定性全都涌上心头。
 
所以,当年的退伍季充满了某种悲情的氛围。
 
 
如今的95后00后士兵有学历,家境也大都不错,他们对于退伍没有那么多“矫情”的内容在心里头,当然就走得更潇洒更“没心没肺”一些。
 
02
 
通讯和交通的便利,带来的改变也不可忽视。
 
当年别说“退伍季”了,就是新兵连的战友挥手一别,都不知何年能再相会。
 
部队大都在偏远地区,你挥别营区挥别高山海岛战车军舰,再见面时说不定已是端着保温杯的中年大叔。
 
此地一别后,孤蓬万里征。能不嗷嗷哭吗!
 
现如今联系可方便了,哪个退伍兵没有一堆能发广告能收投票的战友群;想回去也不难,西沙都有航班有游轮,阿里也总有文艺青年去徒步去自拍……
 
世界变小了,告别的时候就“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了。
 
 
03
 
再说说退伍季的时间问题。
 
当年在我心目中,退伍季可是比军营过年还隆重。
 
那段时间,营区里纠察同志们都消失了,公差勤务也没有了,每天还有老班长领着去吃饭聚会,打趣的说那是一年中“士兵地位最高的一段时间”,老炮儿们应该能心领神会。
 
如今,退伍季虽然分成“两季”,但流程上简单多了,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部队战备训练太忙了。
 
以海军部队为例,当年为了送老兵,舰船会尽可能的集中靠港,减少大型的演训,确保那段时间的安全稳定。
 
现在,你要纵横四海的中国海军腾出十天半个月时间弄个退伍季,怕是官兵都不会答应。
 
挥手自兹去,轰轰战车鸣。这样的退伍季才更符合世界一流军队的调性。
 
 
04
 
退伍季变了,而从长远看它的存在感只会越来越低。
 
随着军队职业化的推进,弹性服役制度、较为自由的因人而异的入伍、退役时间都将是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
 
实际上,世界上多数的军事强国都没有退伍季这一说。
 
真正隆重的反而是老兵返乡的仪式,我们的很多地方政府也正在做这样的转变。
 
 
 
 
很庆幸,经历过老炮儿们那些隆重的悲壮的退伍季,那些年的热泪、拥抱会温暖一生。
 
很羡慕,如今的年轻人能在退伍季潇洒离别,轻装上阵奔向前程。
 
时代在进步,我们媒体人也不必再强行烘托“又是一年驼铃响”的悲情氛围,年轻人会以自己的酷炫方式告别军营与战友。
 
 
本文图片来自中国军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